7 白衣,披甲

小说:白衣披甲 作者:真熊初墨

孙主任急匆匆的跑进来。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在急诊抢救的时候属于颠扑不破的真理。

孙主任的目光从输液通道再到监护仪,又到填充压迫物,虽然满意,但却没有夸奖妇产科医生。

妇产科医生马上和主任汇报患者的抢救情况。

“主任,出血量很大,我估计压迫止不住血,得上手术。”

最后,妇产科医生说出自己的观点。

“观察1个小时。”

“……”妇产科医生犹豫了下,凑到孙主任耳边,“主任,林处长在。”

“??”孙主任满脑门子问号。

“林处说,要做介入栓塞术。”

“!!!”

孙主任阴沉焦急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紧张的她一下子松弛下来。

患者处于失血性休克状态,麻醉就是一大关,能不能过去都不好说;介入手术局麻下操作,创伤低,最是适合现在患者的情况。

只对瘢痕妊娠大出血而言,急诊急救的时候介入手术远要比外科手术更适合。

再有一点是——能不切子宫,自然不切的好。

孙主任的笑发自内心。

林处牛逼,竟然不知道从哪挖来能做介入手术的人。

稳了!

“好!太特么好了!!他人呢?”孙主任爆了粗口。

“在医生办。”

孙主任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患者,心里对患者的生命体征以及病情做了再次评估后转身出门。

来到医生办公室门口,孙主任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开朗、阳光而熟悉的声音。

“手术过程就是这样,如果能成功,患者不光可以保住子宫,12小时后就能下地,看不出来做过手术。”

“等病情平稳,由妇产科做刮宫治疗就行。”

“顺利的话5-7天内出院。至于费用,也不用多考虑,家里条件有限,我们知道,能省的肯定会帮着尽量省。”

罗浩?

怎么是他在做术前交代?

孙主任满脸疑惑的走进办公室。

进去之后,孙主任先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人,连和林处长打招呼都忘了。

林处长,罗浩,还有一群人,看上去应该是患者家属。

专家呢?

能做介入手术的专家呢?

孙主任的脸上写满了不解。

“孙主任来了。”林语鸣道,“先介入手术,成功是最好的,要是患者血管有畸形,介入栓塞手术有困难的话,你准备一下做外科手术。”

孙主任的嘴唇抖了抖,想要问的问题被咽了回去。

有什么话背后说,现在全都是患者家属。

这是一名临床医生的基本素质。

“大夫,那个什么手术……没什么风险吧。”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风险当然有,任何操作、手术都有风险。”林语鸣淡淡说道,“而且手术难度很高,我们不保证能拿下来。你想啊,什么损伤都没有就能止血、不用切子宫的手术,成功率要是高才见了鬼。

但是!这是现在最适合、对你们最有利的一种办法。试一试,实在不行妇产科孙主任上台切子宫,她是市里面这方面的专家。”

孙主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前介入科钱主任做子宫动脉栓塞止血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交代的。

对钱主任来讲,这种手术手拿把掐。用他的话讲,子宫动脉太宽,能并排走4根点一五的导丝。

可现在林处却话里话外都在说手术难度极大,像极了在为手术失败做准备。

患者家属又问了几个问题,林处长一一作答,直到他接到电话后让孙主任送患者。

妇产科医生和患者家属推着平车赶去dsa手术室,孙主任凑到林处长身边问道,“林处,手术谁做?专家在哪,我去见见,感谢一下。你知道,我们盼着能有介入手术的专家已经盼了好几年了。”

“罗医生做。”林处长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

无数惊叹号一把糊在孙主任的脸上,并且把她的脑子搅拌均匀。

此时此刻孙主任连最基本的思维都停止了,满脑子都是罗浩的身影。

他能做介入手术?

不可能吧。

介入手术可和其他手术不一样,操作导丝的难度很高,得有人手把手的教。

当年钱主任用了五年时间,才带出来3个能做介入手术的医生。

惊愕了几秒钟后,孙主任看见林处长已经走出几米远,她迈着小碎步追上去。

“林处,我没听清,是谁?医大的罗专家?没听说他们哪位专家姓罗啊。”

“罗浩。”林处长冷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艹!

孙主任终于知道那种不祥的预感是什么。

罗浩,术者,这两个词无论如何都联系不起来。

“林处,那不行!绝对不行!!”孙主任脱口而出。

林处长停住脚步,转身,阴森森的看着孙主任。

听到否定的一刹那,林语鸣把满腔怒火都发泄到孙主任身上。

孙主任感觉自己走在坟圈子里,眼前无数鬼火萦绕,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

“孙主任,为什么不行?”林语鸣冷森森问道。

“林……林处,罗浩那么年轻,水平一定很一般。要是出医疗事故的话……对患者也不负责任。”孙主任磕磕巴巴回答道。

“孙主任,你还记得五年前老钱要走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么。”

“介入栓塞子宫动脉没多难,我建议你趁着老钱没走学一下,以后要是有相关患者,你们也能自己搞定。”

“结果呢?五年!整整五年,你学了么?患者是没有死亡的,但这些年切了多少子宫,你心里没点逼数么!”

林语鸣一边低声叱骂,一边伸出右手,明晃晃五根手指在孙主任面前晃了晃。

“五年过去了,你学过哪怕一天么?”

“现在跟我说为了患者着想?你早干嘛去了?”

深秋的寒风阵阵,孙主任打了个寒颤。

她内心深处对林处长充满了畏惧,如今见林处长阴森森、压抑的愤怒随时随地可能迸发出来,心里怕的厉害,手脚微微颤抖。

“林处……我专业不对口,做介入手术属于非法行医。”孙主任解释道。

“狗屁!”林语鸣心情不好,新仇旧恨刹那之间涌上来。

“循环科专业对口么?为什么能做介入手术!普外科专业对口么?从普外分出来的血管外科不一样做介入手术!”

孙主任被问的哑口无言。

“但凡你要是能做,会做,我林语鸣能让你背这口锅?我老林是那种人?!”

“哼!”

“准备外科手术,罗浩一旦介入手术失败,你马上带人上台。”

林语鸣冷哼一声,转身去介入导管室。

孙主任被骂的恼羞成怒,她不敢对林处长说什么、做什么,但心里相当不服气。

疯了,都疯了。

要是骨科、循环介入那种集采前肥的流油的手术,林处长的外甥争抢也能理解。

可介入手术最肥的支架基本被循环科、血管科抢走,只留下光吃线不挣钱的普通介入手术。

林处长的外甥争这种术式干什么?!

反常必有妖,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孙主任心里想到。

等着吧,肯定出事,到时候还得自己着急忙慌上手术给罗浩擦屁股。

这都什么事儿!

害得自己挨了一顿骂。

自己是妇产科医生,没事学什么介入,老林就特么知道站在道德的前列腺上呲自己。

狗日的!

孙主任心里腹诽。

……

介入导管室。

有林处长在,而且脸色阴沉,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技师坐都不敢坐,弯腰趴在操作台上摆弄机器。

林处长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透过铅化玻璃看着正在忙碌的罗浩。

罗浩先安慰患者,随后检查了一遍各种线路,刷手消毒。

消毒,铺置无菌单,罗浩沉心静气进入系统手术室,把自己留下来的系统手术训练时间消耗一空。

现实世界里一眨眼的功夫,罗浩在系统手术室完成了十几台手术,手术完成度都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虽然手术次数不多,但系统手术训练中自己的思维反馈被无形加速,获益颇多。

罗浩出了系统手术室,看着术区,深深吸了口气。

身上的铅衣冰冷、沉重,像是古代的重甲武士。

对手,是看不见的疾病。

白衣,披甲,大战将起。

希望患者没有血管畸形,罗浩心里想到。

他的手术等级不高不低,现在是4级水平,刚好能完成子宫动脉栓塞术。

但罗浩很清楚,自己能完成的是普通手术,而不是那种罕见的血管畸形手术。

沉心静气,罗浩像是枕戈待旦的战士一般摒除杂念,开始穿刺。

在腹股沟的位置,罗浩摸到跳动的股动脉。

和系统手术室里的大体老师一样!

罗浩心里想到一个令他欣喜的可能。

但杂念一闪而过,罗浩转瞬就全神贯注于手术之中。

穿刺,一针见血。

回抽,黑红的鲜血冒出,罗浩随即置入动脉鞘,导丝随后一点点被送了进去。

林语鸣沉着脸透过铅化玻璃看着这一幕。

“关门,踩线。”罗浩的声音传出来。

沉重的气密铅门被关闭,林语鸣看了一眼时间。

约定的10分钟。

虽然这么讲,但林语鸣清楚别说是罗浩,就算是站在里面的做手术的人是巅峰时期的钱主任,也绝无可能10分钟做完子宫动脉的栓塞手术。

罗浩肯定会超时,而这一切自己都会记住。

要是还有下一次,自己就拿这次的手术时间打罗浩的脸。

操作间的屏幕上导丝出现,顺着股动脉进入髂内动脉。

导丝的行进如此顺滑,以至于林处长产生一种错觉——在里面做手术的人是已经去了南方的钱主任。

这么容易进入髂内动脉,看样子手术哪怕超时也不会超很久,林处长有些欣慰。

然而!

很快林语鸣就皱起眉。

导丝顺着髂内动脉前行,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很快,导丝来到髂内动脉的分叉口位置。

罗浩他竟然要栓子宫动脉!

林语鸣心里升起遏制不住的愤怒。

自己被罗浩骗了!这个狗东西根本没想20分钟做完手术!!

等手术结束,不把罗浩的屎打出来算他拉的干净!

狗东西竟然骗自己!!

“栓髂内动脉更容易一些吧,没必要那么精细。”孙主任小声说道。

“是啊,我以为会栓髂内动脉,没想到小罗要栓子宫动脉。”技师小声附和。

“折腾吧,患者血压那么低,折腾半个小时就又得抢救。”孙主任不高兴的说道。

虽然罗浩是林处长的外甥,但孙主任不敢指着林处长的鼻子骂,还不敢骂罗浩一个年轻医生?

手术失败,林处长应该也没脸再多说什么。

还是太年轻,孙主任心中充满了不屑之情。

“别看子宫动脉和导丝比还算粗,但超选起来难度也不低。我记得有一次介入科范教授想超选子宫动脉,尝试了将近俩点都没成。”

“现在患者状态不好,折腾半个小时,不一定什么样呢。”

技师嘟囔着。

大半夜被一个电话从家里薅过来做手术,起床气无法遏制。虽然不敢说什么,但术者手术有问题,技师的语气已经表达出来情绪。

“罗医生还是年轻,协和毕业又怎么样,有本事留下啊。”孙主任不屑道。

“嘿。”技师瞥了一眼林处长,知趣的没接话,岔开话题,“还是栓髂内动脉好,要不等第一次超选失败,我跟小罗医生建议……”

技师小声自言自语着,可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他怔怔的看着屏幕发呆。

“当年老钱都不敢这么吹牛逼,真是不知道谁给他的自信。”孙主任小声嘟囔。

技师正在石化状态中,林语鸣的眉头蹙的更紧,死死的盯着屏幕,没人在意孙主任略带挑衅的吐槽。

“饭得一口一口吃,上来就要栓塞子宫动脉,是不是怕碘油跑了,拴不住?要进子宫动脉,他也得有那个本……”

孙主任越说越激动,最近几年干活的郁闷劲儿都发泄出去。

猛然间右脚传来一阵疼痛,“啊~~~”

孙主任惨叫出声。

她低头看,技师的脚踩在自己脚上,还特意的拧了一下。

“小赵,你……”

“孙主任,嘘~”技师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我就是实话实说,怎么,说句话都不让。”孙主任不服气,瞪了技师一眼。

“手术快做完了。”技师给孙主任使了一个眼神。

“做不下来吧,我一猜就是这样,我给手术室打电话。”孙主任撇嘴。

技师心里叹了口气。

要不是自家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半夜孙主任来做的手术,自己才懒得理会这个看不清眉眼高低的家伙。

妇产科的医生看不懂x光的细节,这是必然的,但总该不会连眼神都看不懂吧。

这也太不知死活了。

孙主任人是好人,但就是菜了一点。

技师没有和孙主任再解释,而是满脸笑容的回头看林处长。

“林处,您一直在找能做介入手术的人,我还以为找不到呢,没想到啊!”

林处长看着操作台上的屏幕,表情复杂。

“就这手术做的,牛逼!老钱要是还在的话,估计得跪下磕俩。”

!!!

孙主任懵住。

技师小赵是什么意思?

林处长抬头看了一眼挂在门楣上的表,时针走了8分钟。

“林处,小罗的手术什么时候练的?超选那一下是真心牛逼,我都没想到竟然试都不用试,点一八的导丝像长了眼睛似的进了子宫动脉。”

技师小赵丝毫不吝啬赞美的词汇,说得孙主任一阵一阵迷茫。

做完了?

“准备造影。”

一个声音从对讲器里传出来,把孙主任吓了一跳。

“好咧,影像序列正常看,是吧。小罗医生,您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么?”技师小赵问道。

他的起床气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比当年给钱主任配台的时候还要温顺。

医疗界,菜就是原罪。

罗浩非但不菜,反而出乎意料的强,技师小赵下意识给予足够的尊重。

他就差跪下磕俩了。

栓塞,再造影,子宫动脉没有显影,手术做得干净利索。

瘢痕妊娠出的血主要来自子宫动脉,只要子宫动脉被堵住,汹涌的出血势头就会被遏制。

也不用担心子宫缺血坏死,虽然“大”动脉被栓塞,但是周围有丰富的侧枝供养,足够子宫用了。

这一点和罗浩之前和林语鸣说的胃左动脉栓塞治疗肥胖症的原理类似。

林语鸣见影像不再动,知道手术主要步骤已经完成。

用时:9分23秒。

他的心情复杂,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罗浩要不是自己亲外甥,那该有多好。

介入手术伤身,尤其是罗浩这么年轻,还没结婚生子,根本就不能做介入手术。

深深的遗憾笼罩在林语鸣心头。

假设换个人,林语鸣不介意一路彩虹屁把他捧上天,然后天天去泡在院长办公室,说啥都得把介入科拉扯起来。

自从钱主任等介入科成手医生被南方的各家医院挖走,林处长就一直在找能做这类手术的医生。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处长的要求越来越低,现在不求能达到钱主任的水平,只要捅咕三五个小时能完成急诊止血就行。

可林处长找了这么多年,都没完成夙愿。

没想到一直“瞎糊弄”,非闹着自己要执业范围的外甥竟然就是那个自己一直在找的人。

这都特么什么事儿!

林语鸣心情复杂,透过铅化玻璃,他看见罗浩已经做完手术,正在给患者压迫止血。

罗浩侧头看着自己,眼睛眯着,想来他无菌口罩下应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吧。

林语鸣的心情更加糟糕,完全没有手术成功后的喜悦。

“手术这就做完了?栓住了么,别下去再出血。”

一个“不识时务”的声音传到林语鸣的耳朵里面。

林语鸣的烦躁就像是一堆火,这句话往火上浇了一桶油。

火苗子腾的一下冒起来。

孙主任,孙彬彬,你特么等着!

要是你自己学会栓塞手术,还要罗浩上台么!

老子给你好看!!

比妇产科更操蛋的是骨科。

骨科也接触放射线,骨科主任做手术的时候穿的跟兵马俑似的,连铅围脖、铅镜都都戴着,生怕多吃哪怕一点点射线。

他特么的光做有油水的手术,骨盆骨折的止血栓塞手术一点都不碰。

林语鸣越想越是生气,连骨科一起迁怒起来。

自家这个傻外甥跟他爸一样,傻的透了气!狗都不肯做的介入手术,他特么竟然抢着做。

“孙主任,小罗的水平是真高。”技师小赵见孙主任还没醒悟,只能无奈解释,“老钱主任水平最高的时候,应该都达不到小罗的手术水平。”

!!!

孙主任嗓子眼被噎了一枚鸡蛋似的,难受的要命。

“小赵,我看造影没问题,你觉得呢?”林处长最后确认一下。

“没问题,患者回去压迫止血,等失血性休克好了,几天后刮宫就行。”技师小赵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罗浩按压止血,他对系统有了新的判断。

从前罗浩认为系统给的手术训练时间训练的效率是平时的10倍左右,效率极高。

但这次手术之所以顺利到了极点,是因为系统里已经模拟出来将要做的手术中所有细节。

1:1复刻,任何细节都一模一样,堪称神迹。

也就是说,手术前自己有机会提前做手术,任何意外都能提前预知并且避免。

罗浩暗自决定以后系统给自己的手术训练时间都不能平白浪费,积攒下来等有棘手的手术之前再使用。

15分钟时间转瞬即逝,罗浩刚要用弹力绷带加压包扎,耳边传来一声脆响。

“叮咚~”

【急诊任务:两难的选择已完成。

任务内容:救治一名瘢痕妊娠大出血的患者

任务时间:5个小时

任务奖励:经验值:10000点,系统手术学习时间3小时。】

3个小时的系统手术训练时间!

罗浩有些小兴奋。

“叮咚~”

没等罗浩想明白,耳边又是一声脆响。

【手术完成度第一次达到优良(75分以上),获得系统奖励抽奖1次。】

!!!

一刹那,罗浩觉得系统其实挺大方的,一点都不小气。

不用冲一个又一个的648,白送给自己抽奖的机会,比鹅厂有良心多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
本站采用PT系统,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
Copyright © 2023 http://www.ouh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