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每个时代不同的称号

小说:白衣披甲 作者:真熊初墨

“刘老师,要不还是先做手术吧。”罗浩建议道,“我让您那面的老师先等一下,十几分钟后再说,您看好么。”

刘海森点点头。

耽误个一两分钟,患者能理解。但时间再长的话,就必然会出问题,医生也不会这么做。

人家毕竟躺在床上等着手术,换自己躺上去,医生絮絮叨叨忙别的事儿,无论是谁都不愿意。

罗浩把刘海森的手机放到他白服口袋里,抬手落在陈勇扶探头的手上微微动了一下。

他没说话,陈勇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罗浩一眼。

当着省城专家的面,他也没多说什么。

穿刺、硬化,整个过程波澜不惊的结束。

“罗浩,你跟我来,下个患者……那个小伙子,你先帮着处理一下。”刘海森抓了陈勇的壮丁,随后带着罗浩出了处置室,来到一间办公室内。

刘海森先看了一遍手下医生发来的影像资料。

方才罗浩说的话已经有些模糊,但刘海森这个级别的医生并不需要每一句话都解释到位,他又不是医学院的学生。

只需要一個方向,刘海森自己顺着想下去就行。

自己手下的医生的确没看出来。

产前超声检查发现脐带游离段横切面仅显示1条脐动脉,但膀胱两侧均未探及脐动脉环绕血流信号或环绕一侧脐动脉距离膀胱位置较远时,需在胎儿腹部冠状切面动态追踪脐动脉走行,并进一步明确单脐动脉分型,由于2、3、4型单脐动脉胎儿常易合并严重胎儿畸形。

因此在明确单脐动脉分型后,需进行更详细的产前胎儿畸形筛查,以便为临床评估胎儿预后提供客观依据。

“差一点就误诊了。”刘海森皱着眉,很不高兴的说道。

“老六,你手下的医生不错,你也不错。”林语鸣没有附和,而是认真夸奖。

刘副主任怔了下。

“很多下级医生都要不是万不得已,都不会和上级医生汇报、请示。很多上级医生也脾气大,跟他请示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先把下级医生损一遍。”

“我们有个主任,只要下班、节假日有人跟她汇报患者紧急病情变化,他都会不问青红皂白先破口大骂一顿。”

“什么是上级医生,要什么都不跟你请示、汇报,要你个上级医生干什么!”

听林语鸣这么说,刘副主任的脸色舒缓了很多。

“老六,我以为你当了技术主任尾巴会翘到天上去。没想到啊,还是从前的那个你。”

“害,林老大,看你说的。”

“真的,这事儿你手下的医生完全可以不汇报,毕竟他没看出来么。告诉孕妇胎儿有畸形,nt出问题了就可以。”林语鸣道,“但他还是很谨慎给你打了电话汇报情况。”

刘副主任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

“厉害,这样才是上级医院的专家应该有的水准。话说啊,我们有个医生出去进修,回来后连病历都不写了,说是上级医院的病历一水的糊弄。”

“……”

罗浩见林语鸣看自己,挠头嘿嘿一笑。

“患者多,没办法。”罗浩含含糊糊解释道,“只要不出事,病例糊弄点也说得过去。”

自家的“丑事”,罗浩也不想多提。

“你看看。”

“对,从前还是手写病历的时候,我听老师说有个进修医生临走之前二十多份病历一个字都没写,把带教老师鼻子都气歪了。”罗浩八卦了一句。

“哈哈哈。”林语鸣哈哈一笑,话题扭回来,“罗浩,伱说这个胎儿的畸形需要特殊处理么?”

“我认为不需要。”罗浩道,“但还需要医大一相关的专家、老师会诊决定,给出相应的治疗方案。”

林语鸣对罗浩最后的谨慎、甩锅行为表示相当满意,甚至比罗浩给出正确诊断的时候还要满意。

这可是医生的必要技能。

刘副主任和罗浩又就早孕期nt及中孕期系统超声提示单脐动脉的几种分型做了简单的讨论。

明确排除了2、3、4型单脐动脉的可能性后林语鸣知趣的带着罗浩离开,留下刘海森和他手下的医生交流。

“小螺号,不错啊,连nt检查项目都有研究。”林语鸣满意的拍了拍罗浩的肩膀。

“略懂一点点。”

“你最后那句话相当好,以后无论什么事儿都要尽量甩锅……咳咳,尽量集体决定,不能自己逞英雄。”林语鸣语重心长的教诲道。

“嗯嗯嗯。”罗浩乖巧点头。

而此时刘副主任正在和手下医生沟通。

“主任,你是真牛逼!”电话那面,b超医生赞道,“我尽量把资料传给你,也没想到你真能看出问题来。”

“遇到个明白人,人家搭眼就知道怎么回事。”刘海森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懵。

“我靠!”那名医生惊讶,“主任,你不是去的东莲市么?遇到帝都、魔都的老法师了?”

“……”

刘副主任知道年轻医生口中的老法师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年轻人玩起梗信手拈来,根本不带犹豫的。

可罗浩那张年轻的脸庞,阳光灿烂的笑脸,无论如何都无法与老法师结合在一起。

刘海森年轻的时候和其他年轻医生私下里称呼大牛为老流氓。

这个词并不是说真正意义上的“流氓”,而是来自当年大家对nba里乔丹的称呼。

无所不能,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做到其他人一辈子仰望的地步并且能戏耍其对手,所以被称之为老流氓。

对于这种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叫法。

“老法师么。”刘海森会心一笑。

“主任,我想进一步学习一下,你看我看什么书好?给个建议。要不……”

“要不我帮你咨询一下老法师?”刘海森笑眯眯问道。

“嘿嘿,方便的话。”

“赶紧去干活吧。”

刘海森挂断电话,眼前满是罗浩阳光灿烂的笑容。

老法师。

罗浩在矿总白瞎了,找个机会把他弄到自己手下去,刘海森心里噼里啪啦的打起小算盘。

不过再怎么想也要先做手术,调人来医大一,哪怕刘海森是技术主任,对他来讲也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儿。

得从长计议。

要不是罗浩这么能干,哪怕是林老大的外甥,刘海森也不会动这个念头。

可罗浩太优秀了,几次接触后刘副主任对罗浩的印象好到了天上,一想到身边的年轻医生能换成罗浩,他就食指大动。

实在不行找罗浩去进修也可以,反正林语鸣是矿总医务处处长,总不至于催着罗浩回来上班。

回到b超室,刘海森见自己随口指使的医生正在调整支架上手机的方向,看样子是在录制b超影像。

别说,矿总现在衰败了,但他们的医生却真是认学。

只可惜学成之后自然有南方医院来挖人,很难留下。

刘海森只是瞥了一眼那名医生,他戴着厚厚的口罩,给人的印象很深。

但刘海森也没往心里去,继续手术。

手术前期准备工作非常充分,罗浩考虑到了几乎所有的细节,提前扫平了障碍。

刘海森越看罗浩越顺眼,越顺眼就越是觉得罗浩留在矿总有点屈才,想要带罗浩去医大一的念头就越是炙热。

当一名常年老进修医也行么,总比在矿总强。

刘海森的心里,已经把罗浩定义为“黑医生”。

几个小时后,十多个患者的手术结束,刘海森热情的招呼罗浩一起去吃饭。

“刘老师,我今天同学聚会,请个假,请个假。”罗浩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你上学时候的梦中小情人么?”刘海森打趣道,“同学会,可是让梦想如愿以偿的好时机。看好机会下手,千万别浪费同学会这么好的……”

“扯淡。”林语鸣见罗浩有些不好意思,鄙夷道,“你当年给铎子写了多少情书,同学会的时候连坐在她身边都不敢,还好意思说这个。”

“……”

刘海森无语。

吹牛逼的时候最怕老熟人拆台。

当年自己的那些糗事林老大都知道,甚至有一部分情书都是拜托林老大送给暗恋对象的。

刘海森一张老脸热辣辣的,讪讪不知说什么。

林语鸣知道老六就是嘴上的厉害,拍了拍罗浩的肩膀,“你先去看一眼患者,有什么事儿跟你刘老师汇报,没事的话手机开机,去参加同学会吧。”

……

罗浩查房,看完患者后换衣服离开。

在普外病房的陈勇继续观察患者,三个小时后才离开病房。

显而易见的事情摆在面前——穿刺固化术后患者没有特殊反应,躺在病床上无所事事,甚至开始琢磨晚上要不要回家吃饭。

陈勇再三警告患者,至少要观察一天才能回家。

手术也没多难么,陈勇回想手术的一幕一幕,心里觉得自己也能行。

他没直接回家,而是来到姜文明的住处。

“师父,手术做完了。”

陈勇一边复述手术过程并且着重描述罗浩“会诊”的事儿,一边把手机里录制的b超影像播放出来。

姜文明坐在人体工学椅上,翘着二郎腿捧着手机看影像。

“师父,手术没多难,挺简单的。只要有机会,我肯定能独立完成。”陈勇最后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你长进了。”姜文明看完影像后欣慰说道,“喏,这里。”

他信手拉动进度条,回到12′12″的位置。

“囊肿附近有一支小动脉,在进针接近的时候,你把探头换了个角度,在影像上彻底暴露小动脉,避免术中副损伤。”

“做的不错,相当不错!”

姜文明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

陈勇看到画面后怔了一下。

这……

术中,罗浩“会诊”结束,回来后“漫不经心”的动了自己扶探头的手一下。

陈勇以为罗浩是显摆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才动了一下。这种动作就跟温主任有事没事就安排点屁事,彰显存在一样,他之前并没放在心上。

可师父看出来了端倪。

竟然暴露了一根小动脉!

“你最近钻研影像学,成果不错。细微处见本事,就这一动,水平已经不比b超的李主任差了。”

姜文明又称赞道。

陈勇的脸一下子红了。

在姜文明家里,他没戴口罩,脸红的特别明显。

“怎么了这是?”姜文明疑惑的看着陈勇,似乎想起什么,又回头看了一眼电脑,见电脑上只有文档,没有播放器,这才放了心。

“吓我一跳,话说最近rb的小姐姐们更新换代,质量是越来越高。”姜文明打了一个哈哈。

“师父,刚才你说的细节,是罗浩做的。”

陈勇虽然羞愧,但却不愿意冒功,把当时的情景详细讲了一遍。

姜文明沉默。

陈勇很少见自己师父这么认真的想一件事。

他没敢打扰,而是坐在沙发的一角,静静的等着。

过了很久,姜文明才长出一口气。

“难怪协和出身的医生看不起其他院校的毕业生,哪怕是北大毕业的也看不起,觉得他们基础打的不扎实。现在看,人家就是牛逼,跟特么开了挂似的。”

姜文明道。

……

……

开了挂的罗浩并不知道普外科姜医生师徒二人在聊自己。

要过阳历年了,今天高中的班长组织高中同学聚会。

这些年东北年轻人流失很多,东莲市属于重灾区,高中同学留在东莲市的只有十几个人。

上了标志307,罗浩先导航饭店。

平时他很少出门吃饭,有时间就在家躺着去系统手术室训练手术,要么就去系统图书馆看书。

在别人看来,他的日子过得有些清苦。

从某种角度来看,罗浩属于躺平的小宅男,禁欲系、苦行僧一般的宅男。

东莲市人不多,随说不热闹但也有好处——那就是好停车,不用像帝都、魔都一样为停车犯愁。

饭店大门旁不过十米就有几个停车位,罗浩停好车后下来,用钥匙锁车门。

“罗浩,这是你的车?”班长王志走上来惊讶问道。

“是啊。”罗浩笑呵呵的说道。

“呃,你这也太低调了吧。”王志挠了挠头,最后用低调来形容。

尤其是罗浩用钥匙锁车的动作,格外陌生。这种车根本不属于这个年代,好像十多年前的车都换了电子锁,不用手动开关。

王志旁边的同学惊讶后脸上露出戏谑的笑。

当年上学的时候,罗浩的成绩很稳定,一直都是班级第一,全年组前三。

省重点高中能保持高中三年一直都是年组前三,只能用天才来形容。

但天才又怎么样,去协和读书八年,最后回到老家还不是开一台二手的破标志,还特么是手动挡的。

现在的车各种配置都有,花里胡哨的,想要找一台最原始的手动挡车要比找一台百万豪车要难多了。

王志透过没贴膜的玻璃看了一眼里面,感叹说道,“竟然不是手自一体,罗浩,你可真……复古。”

“代步用的,怎么方便怎么来。”

“你是驾校出来只会开教练的手动挡车吧。”另外一个同学调笑道。

“嗡~”

震耳欲聋的炸街声传来。

一辆2.3lecoboost限量款寰海蓝天的野马毫不减速的开过来。

“咯吱~”

急刹车的声音响起,车稳稳的停在罗浩的标志307面前。

限量款寰海蓝天的野马透着一股子年轻、嚣张跋扈的劲儿,尤其是很少见的颜色加上炸街的声音,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

“罗浩,好久不见。”野马的车窗开着,一个戴着墨镜、满脸酷酷表情的男人说道。

大冬天戴着墨镜,怎么看怎么有点中二。

“好久不见。”

罗浩笑呵呵抬手打了个招呼。

“罗浩,我一直以为以你的头脑早都财务自由了,怎么现在还开手动挡的车。”那人打开野马的车门走下来,讥诮问道。

“还好,财务自由太遥远,还是当医生比较有趣。”罗浩坦然说道。

刹那间,他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些许”改变。

罗浩在母上大人的教诲下一直很低调,要不然以信托每个月的收益,怎么都不至于买一台不知道几手的手动挡标志307.

但面对老同学的戏谑、调侃,怎么都不会如此圆滑。

可能是4级演技的作用吧,罗浩心里想到。

一想到演技那个鸡肋技能,罗浩心中好笑,系统还敢再不靠谱一点么。

“医生穷?你可别开玩笑了。”黑墨镜惊讶质疑。

罗浩“苦笑”,钥匙锁上标志307的车门后又反复试了试。

一众同学目瞪口呆。

本来他们只是心里略有不平衡,找点优越感而已。

毕竟上学的时候自己那点可怜的零花钱都被罗浩“包月”给赚走了,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有些意难平。

但看曾经的天才少年现在“落魄”,班长王志先反应过来。

“成子,别闹了。”王志上前搂住罗浩的肩膀,笑着说道,“咱同学在一起,叙叙旧,那可是咱最纯真的年代。能帮衬就帮衬一把,不能……”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因为王志感觉这么说可能会让罗浩很难堪。

墨镜男也有些尴尬,他摘掉墨镜,拍了拍罗浩的肩膀。

“小螺号,一会找个代驾,咱今天喝点。”

“我不能喝酒。”

墨镜男怔了下,随即意识到自己戴着墨镜别人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这才摘掉墨镜,瞪眼看着罗浩,表达自己的不满。

罗浩扬了扬手机,叹气,“手机要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只要科室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就得去抢救、做手术。虽然我现在很少上台,可遇到个无名氏,需要医务处出面,我就得马上到。我不到,医生不敢上台,会耽误事儿。

不好意思啊。”

“!!!”

“!!!”

几名同学目瞪口呆。

“小螺号,别扯淡,咱们市里从前的第一把刀跟我爸关系不错,我看他喝一斤半都能上台。人家做手术的都可以喝酒,你怎么就不敢喝呢。”

“那都是从前了。”罗浩耸耸肩,“喝多了容易出事,曾经有老医生做手术给患者噶错了腰子。”

气氛一度尴尬。

班长王志为人圆滑,搂着罗浩的肩膀,“辛苦你们了,走走走,先上去。”

墨镜男分不清罗浩说的是真是假,他满脸疑惑的看着罗浩的背影。

这和自己记忆中的罗浩不一样。

罗浩回来了一年多,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没想到混的这么惨。

想到这里,墨镜男嘴角咧开,露出一个笑。

难怪从前不参加聚会呢,原来是学霸混的不如意,从半空中跌落尘埃。

想到这儿,墨镜男摸了摸头,决定对罗浩好一点。

“成哥,罗浩混的真差,一会损他几句。”

一人笑吟吟说道。

“都是同学,没必要。”墨镜男道,“当年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爸妈让我考医学院,幸亏没考上,要不然也得混的这么惨。”

“一想到罗浩上学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把我买小浣熊水浒卡的钱拿走,我心里就特别不舒服。我也没别的意思,就算是祭奠我的水浒卡。”

“还不是你不好好学习。”墨镜男斥道。

那人嘴角动了动,想说你也不学不是,但他还是忍住,没抱怨出来。

“本来呢,我也想给罗浩个难堪,让他知道学习学得好,要饭要到老。但没想到罗浩混的这么惨……”

墨镜男感慨的看了一眼罗浩开来的手动挡标志307,颇有些唏嘘。

“听好了,同学会就叙叙旧就行。老同学,亲近着呢,人家混的不如意就笑话人,真要是有朝一日你求到罗浩头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知道了,成哥。”

几人上楼,十几名同学已经坐在包间里各自聊着天。

墨镜男还是有些狐疑,坐在班长王志身边打量罗浩。

但他一点破绽都没看出来,罗浩是混的真心惨,各种细节说明一切。

他看小说、电视剧看多了,生怕被罗浩扮猪吃虎来那么一下子。

要是那样,自己下半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儿。

但现在么,墨镜男的情绪相当复杂。

“成子,听说你跟你舅一起在包工程,挣了挺多钱吧。”一名看上去沉稳的同学问道。

“还行,挣点零花钱。现在的工程,和咱们上学的时候不一样了。要竞标,还有……”

墨镜男滔滔不绝的说着,手指轻轻点在车钥匙上。

“说做工程的不挣钱,谁信啊。对了罗浩,从前当医生可牛逼了,怎么你混的这么惨?”那名同学关切的问道,“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帝都,以后我要是去帝都玩,你能安排我呢。”

“协和不好留,我水平不够,留不下。”

见罗浩“坦白”的说自己水平不够,其他人哪怕想说点什么都说不出口。

王志知道这些同学里有人是故意给罗浩难堪,有人是情商不够。

但谁让罗浩从小就是班级的焦点呢,多年之后的同学聚会,他依旧是焦点。

只是这个焦点最近混的不如人意。

王志缓解着尴尬的气氛,他可不想自己组织的同学会上闹出什么幺蛾子。

包间的门推开,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走进来。

他表情平淡,目光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意思,却又并不露骨,反而脸上的笑容有些亲切。

“老周!你终于来了!”墨镜男一下子站起来,热情的走过去。

他刚要伸胳膊搂住进来的男人,忽然被清冷的目光阻止,已经抬起来的手落也不是,收也不是。

“天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王志哈哈一笑,站起来说道。

“怎么会,见见老同学,我也挺想你们的。”周天赐的矜持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从他的表情、语气里所有人都能觉查出来他和众人已经有了看不见的鸿沟。

墨镜男的态度卑微,不像是之前那么嚣张,他对周天赐的谄媚肉眼可见。

周天赐扫了一圈参加同学会的高中同学,坐到罗浩身边。

“罗浩,好就不见。咱俩虽然是邻居,但每天早出晚归,一年也见不到你几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
本站采用PT系统,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
Copyright © 2023 http://www.ouh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