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互不信任

第88章互不信任

蒋家栋说的很有道理,现在吵也只是浪费时间,但是经过那个真心话,玩家之间早就不会互相信任了。

就是她和柳明,她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份牌告诉给柳明。

认识的人尚且如此啊更别说其他人了。

景昭当然想赢下这个游戏,不过这一次偏离度到现在都没冒出来,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早上的,没吃饭就过来吵闹,仆从等他们安静了,才过来通知大家去一楼吃早饭。

游戏世界的食物他们都不太想碰,但还是下去走个过场。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查尔斯没有出现在饭桌这边。

“你们主人呢?”有玩家问了一下后面站着的仆从。

“主人只在晚上会出来,他有吩咐,你们可以在庄园里的任意角落调查,但是不可以到五楼,五楼是主人休息的地方。”

听到仆从这么说,每个人都产生了自己的想法。

陈颖坐在位置上有点不安,她害怕其他人发现自己巫师的身份。

她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

“那个,凶手一定能杀死平民吗?游戏规则里好像没这样说过,只是说可以。”

陈颖说的话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确实,有点文字游戏了,凶手过去的时候,玩家肯定会反抗的。

就像张世明,张世明昨晚虽然没看清来人,但他是反抗了的,只不过他没有成功。

巫师复活的次数现在只剩下两次,游戏是五天的时间,而侦探每天可以验证一个人的身份。

景昭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吃了点垫垫肚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热气腾腾的牛奶就在她右手边,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景昭现在就好奇三个人,巫师、侦探、还有第二位凶手是谁。

昨晚她没见到另一个凶手,不知道另一个凶手有没有见到她,这不好确定,不过景昭感觉多半是没有见到的,因为那个强制睡眠机制。

当时一完成任务就把她强行送回房间。

一个早餐时间,被他们拿来讨论。

一个眼镜男慢吞吞开口:“我们先来说一下张世明这件事吧,张世明,你把你之前怀疑的那几个人再指正一下。”

张世明这回倒是听话,把那几个人给点了出来。

被点出来的玩家脸色难看,语气不善地问眼镜男:“你有什么办法证明是我们做的吗?”

眼镜男林科摇摇头:“没什么办法,我只想到了排除法,可惜了不知道侦探是谁,如果侦探能出来最后验一下身份就好了,如果排除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侦探再验一验身份,就排除掉另一个,最后一个可能性就大了。”

“那你也得会排除啊,而且侦探怎么可能那么傻跑出来自爆身份,侦探今天出来,晚上就能死了。”

蔡勇奇有些不认同,虽然他一开始是这样想的,三十几个玩家,各有各的想法,众口难调。

景昭看他们各执一见地开始吵,淡定地喝了口水,跟她一样看热闹的可不少,主力军还是那几个吵架的。

蔡勇奇说到最后,看那些人无动于衷,也是冷冷地说:“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小心凶手下一个杀的就是你们。”

“有可能杀的是你哦。”蒋家栋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他没跟那些人吵,因为觉得没必要。

“你越跳出来,凶手不知道巫师和侦探是谁,肯定要把最积极的那些干掉,你不就是其中一个。”

蔡勇奇一噎,然后不说话了。

因为蒋家栋这句话,饭桌上顿时安静了。

林科清了清嗓子:“既然讨论不出来,那我们不如把这个调查一下吧?”

这个提议倒是没人拒绝,大家沉默地分开去庄园那边调查。

仆从说过,只要不去五楼,其他地方都可以进去看看。

景昭和跟着柳明一起的,走了几步感觉一直有人在后面偷偷尾随,景昭停下来,看见躲在拐角的方程远。

方程远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吗?你们要是想知道我的身份牌我也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平民。”

方程远说的太快,完全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景昭和柳明对视一眼,他们俩一直觉得这个方程远很奇怪。

景昭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那你就跟着吧。”

见他们没拒绝,方程远笑了一下。

“谢谢你们,我的技能可以治疗伤口,如果你们不小心受伤了都可以来找我。”

柳明意味不明地说:“你这是咒我们啊。”

方程远脸色微僵,他不是这个意思。

三人一起在二楼逛着,每个房间的门都可以打开,这是玩家昨晚住着的房间。

二楼还有其他好几个玩家,之前景昭见到的那个蒋家栋也在这边。

景昭先是到了自己的房间,昨晚时间紧迫,她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

房间陈设见到,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个衣柜,一把椅子和一张小桌子,其他的东西再也没有了。

景昭拉开衣柜,里面繁复的礼服,女士的,她去柳明房间,衣柜里是男士华服。

他们随机选的时间,里面的衣服款式放着的倒是正确的。

景昭先默默记下,然后去其他人的房间。

张世明盯着他怀疑的那几个人,想看看他们会不会露出马脚。

同时他也担心,昨晚他本来该死了今天被复活,那个人不会又要来杀他吧?

如果真的又是他,那凶手范围基本就可以锁定了,肯定是看他不爽的那些人。

张世明冷哼一声,他还没这么倒霉过,如果是他自己抽到凶手牌就好了,正合他心意。

可惜运气不行,抽到一张平民牌,侦探牌会是谁呢?

张世明脑海里划过一张张脸,如果能和侦探联手就好了,有侦探在心里也有些底。

蔡勇奇也在二楼搜索,他直奔景昭那个房间,故意给她看到。

景昭没什么反应,这些玩家里面,她也就惹了蔡勇奇而已,不过刚刚吵那一架,居然还没让蔡勇奇转移怒火。

蔡勇奇进去大刀阔斧地翻了一遍,就连床底都看了看。

景昭听着里面噼里啪啦的动静没吱声,转头去了别的地方。

“他也太那个了。”方程远看了眼蔡勇奇,似乎是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只能用那个形容。

景昭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方程远也感觉到景昭的敷衍了。

他忍不住心情有些失落,但这毕竟是他选的队友,更别说柳明还是排行榜第六的玩家,有安全感。

三人一起出现的时候,大家就知道他们组队了。

那些人的目光落在柳明脸上,其实他们也想和柳明组队,但是没那个胆子,柳明太高冷了,再加上他们刚刚知道柳明那个癖好,不管怎么说都有些尴尬。

柳明顶着他们的目光去了其他房间,自从说完自己的癖好,他是不想跟任何人组队了,这次游戏活着出去之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其他玩家了。

贺永安估计会笑死他吧,让谁知道都不想让贺永安知道,因为他肯定会直接来管理局这边嘲笑他。

柳明黑了脸,这该死的游戏,想要弄死游戏的心更重了,就是可惜这个游戏找不到弄出偏离度的办法,他们只能这样按部就班地走下去。

房间看得差不多了,基本上每一间都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景昭去了外面的花圃,昨晚经过的那个玫瑰花架还摆在那里,仆从拿着喷壶和剪刀开始过去撒水和修剪枝叶。

玫瑰花没有像之前那样面容丑恶,露出一排獠牙,而是和普通的玫瑰花一样一动也不动。

趁着仆从浇水的时候,景昭过去看了看。

仆从看到她过来,刚要说什么,就被景昭堵住。

“你可没说花圃这边不能来。”

三楼那具尸体在他们吵完架之后就不见了,也不想到去了哪里。

景昭看着这硕大的花圃,拿着一根棍子戳了戳松软的泥土。

仆从在旁边敢怒不敢言,最后憋出一句:“贵客小心别让刺扎伤手,这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多谢关心。”景昭虚情假意地笑了一下。

仆从:谁关心你了!

他是想把景昭劝走,结果景昭是直接赖在这里了。

“你们这泥土挺松的啊。”

景昭往里面戳了戳,咔嚓一声,棍子断了一截。

仆从笑了笑:“家养的花太凶,贵客还是离远点吧。”

柳明和方程远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景昭拿着半截棍子插在那个土里面。

玫瑰花在仆从手中没有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就是正常的花朵。

这让方程远忍不住多看两眼,景昭当时拿着玫瑰花进来的时候他们还记得,现在倒是装的挺乖的。

“仆从不想让我们靠近花圃。”

景昭说了这么一句,惹得仆从火大得很,他是不让靠近了,但是景昭也没听。

“主人特别喜欢玫瑰花,所以我们才不让别人靠近的。”

听到这样的解释,景昭朝五楼的窗户那边看了一眼,窗户紧闭,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昼伏夜出的神秘庄园主人,景昭拿着棍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仆从门松了口气。

“你要去哪里?”柳明问了一嘴。

景昭摆了摆手:“随便转转,不用跟着我。”

她打算摸上五楼去看看,不想让柳明和方程远跟着。

柳明大概能猜到她去干什么,也就没追过去。

方程远茫然地眨眼:“我们真的不跟过去吗?”

“去厨房。”

柳明转身往厨房走,他知道景昭信不过这个方程远,不过他也挺好奇方程远想要干什么,故意接近他们,也不知道图谋谁。

就看方程远什么时候忍不住露出马脚来了。

景昭换上了隐身衣,她堂而皇之地从那些玩家面前走了过去,然后一步一步地从四楼到了五楼那边。

四楼楼梯这里有几个玩家低声说着什么,估计也是对五楼很好奇,不过他们没上来。

也可能有人跟她一样穿着隐身衣上来了。

景昭踩上了五楼的楼梯,瞬间感觉到一阵心慌,是警告吗?

她丝毫不在意,直接走过去到了走廊上面。

五楼很安静,而且只有三扇门,正前方走廊尽头有一扇小窗户,景昭走过去从那个小窗户眺望,可以俯瞰到整个花圃的规模。

查尔斯还真是喜欢玫瑰花,种了这么多不说,这五楼弥漫的都是玫瑰花的香气。

景昭拿了个鼻塞把鼻子堵着,不想再闻这个气味了。

她打开了左手边的第一扇门,门把手轻轻一拧就开了,景昭走进去,动作轻缓地关上门。

查尔斯不在这个房间,这里似乎是个书房,地上杂乱无章地放着几本书,书架上的书倒是整齐,桌子上还有一本翻开的书。

景昭过去看看书上写的是什么内容,不过她看错了,那不是书,是个封皮花里胡哨的笔记本。

钢笔笔墨已经干了,翻开的那一页写着四个字。

你是凶手。

这么巧?

景昭拿起来看了看,其他页都是空白的,只有这一页有这个字,好奇怪。

故意给她看的吗?

景昭把笔记本放下来,看过书架上面的那一排排书,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文学作品,还有养花的资料书。

养花的资料书翻开一看,果不其然是关于玫瑰的。

单看书架上这些,只能看出这人很喜欢玫瑰花,完全看不出他喜欢游戏。

景昭目光转移到地板上随意放着的书籍,这些书的厚度就薄了一些,她随手拿起一本,居然是讲志怪故事的。

这些故事大都写的都是和长生有关,什么稀奇古怪的长生方法都有。

景昭又拿起其他基本,都差不多类型。

查尔斯放这么多讲如何长生的书是要干嘛?难不成他想永生?

这些书比书架上的灰尘要少,显然是查尔斯经常翻看的,看来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想要永生,拿他们做永生的材料吗?

外面没什么动静,景昭翻看了几个故事,没头没脑的,和他们也联系不起来。

她扫了眼目录,觉得有关系的就看一看,没关系的也没时间翻。

主要是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这些书也不能带走,带走了肯定会被查尔斯发现。

景昭悔恨书城怎么就没有卖照相机的。

dengbi.netdmxswqqxswyifan.net

shuyue.netepzw.netqqwxwxsguan

xs007zhuike.netreadw23zw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
本站采用PT系统,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
Copyright © 2023 http://www.ouh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